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re小說 > 都市 >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第1章 什麼!朕的鎮國侯要造反?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小說介紹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是作者黃羊兒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大秦:最窮宰相,始皇求我貪汙》 第1章 免費試讀

公元前221年,關中鹹陽城,秦王宮大殿。

“臣廷尉李斯,參劾鎮國侯秦墨,蓄養數千賓客童仆,其心恐異!”

大秦最高法執掌者李斯,高冠博帶立於殿中,朗聲向陛階之上的始皇帝稟奏。

殿內為之一靜!

旋即,兩班文武無不嘩然,皆看向一位按劍立於陛階前的黑袍英武青年。

他便是秦墨!

爵封鎮國侯,食邑十萬戶,兼領右丞相,掌帝國權柄。

乃是商君設立軍功爵製度以來,大秦最年輕的徹侯,發跡於卒伍,運籌於朝堂。

攻滅六國,他三日連奪十城,世人謂之華夏第一勇士。

推行郡縣,他辯服六國博士,世人謂之華夏第一智者。

恢複民生,他培育高產糧種,世人謂之華夏第一能臣。

縱觀殿中群臣,唯獨隻有秦墨一人佩劍,護在始皇帝身前,足可見信重之甚!

可如此人物,卻私下蓄養數千賓客童仆,想作何?

須知,那穢亂宮闈的嫪毐,當年發動叛亂前,也是蓄養數千賓客童仆,訓練成死士……

“李廷尉,這些事情你從何處探知?”秦墨頗有些好奇問道。

他其實是穿越者來的,胸中自有一番抱負,遠不止是終結亂世那麼簡單。

更想做些影響深遠的事情,讓篳路藍縷的華夏先民少走彎路。

但現在看來,似乎被誤解了!

“鎮國侯做的那些事,這鹹陽城中人儘皆知,何需探查?”

李斯回懟秦墨一句,又向始皇嬴政揖手道:“陛下若不信,可隨臣前往鎮國侯府,一看便知。”

“善!”

嬴政丹鳳眼微眯,漠然點頭。

秦墨少年從軍孑然一身,是他親手提拔起來,有時甚至當做子侄看待。

其秉性如何,嬴政也最是瞭解,不可能行那忤逆之事。

不過,多敲打總是冇錯的,免得這瓜慫將來行差踏錯,走上不歸路。

當年賜死仲父呂不韋的剜心之痛,他不想再經曆一次!

……

嬴政和兩班文武,在李斯的帶領下,氣勢洶洶出了秦王宮,直奔毗鄰的鎮國侯府。

而等進入府內,嬴政也開始皺眉了!

因為府內情形,正如李斯所奏,竟蓄養大量童仆,隻一處前院的演武場,便聚集不下五百童仆。

鎮國侯府占地數百畝,規模僅次於秦王宮,其中所能蓄養的童仆,恐怕萬人不止!

演武場上的童仆們,發現嬴政這一行人後,頃刻間作了鳥獸散。

最後,僅剩一個十來歲的小傢夥,麵朝牆壁搖頭晃腦,口中唸唸有詞,似乎還未發現變故!

“四五二十,四六二十四,四七……”

“四七是多少……額又忘了……”

嬴政邁步走過去,聽了片刻後,卻是啞然失笑。

這娃子真是瓜的闊以,竟連四七二十八都算不出來。

“咦,你們是誰啊?”

“誰讓你們這群瓜慫進來滴?”

瓜慫娃子終於發現了身後的嬴政,立即瞪著眼睛喝問道。

好嘛,嬴政和滿朝文武也都成瓜慫了!

嬴政並不見怪,隻是道:“聽說鎮國侯府廣納賓客,額們前來投效。”

“甚的鎮國侯府?”

“這裡是始皇帝所設的大秦學館?”

“瓜慫找錯地方啦,快走快走,莫讓夫子看見,否則定會打你們手心!”

瓜慫娃子一疊聲催促眾人離開。

看那急切模樣,恐怕平時冇少被夫子打手心。

嬴政和群臣好笑之餘,卻也麵麵相覷,最後一同疑惑看向秦墨。

李斯更是滿頭霧水,有些不信邪的跑出門外看了看。

門外徹侯儀製俱全,更有嬴政親題表功石刻,高大厚重立於門側。

這確實是鎮國侯府無疑。

隻是門上匾額,卻又實實在在寫著‘大秦學館’四個秦篆,看字跡似乎也是嬴政親題。

李斯快步而回,向嬴政問道:“陛下何時設立的大秦學館?怎會占用鎮國侯之府邸?”

“……”嬴政比他還懵逼,根本不記得這回事。

秦墨無奈,隻得主動開口道:“陛下難道忘了,前些日子,臣曾上書設立學館,為帝國培育人才,陛下批準了,還親題大秦學館四字,附在書簡裡。”

嬴政眨了眨丹鳳眼,隱約……似乎……記得……是有這麼回事兒。

“朕尚未從國庫撥出錢糧,卿何以培育這上萬學子?”

秦墨如實回答道:“六國才滅,臣深知國庫空虛,便將府邸改成學館,又把自己的食邑歲祿先墊上,聘請了大量夫子,倒也勉強夠用。”

嬴政追問道:“卿請了多少位夫子?”

“每五十學子一位夫子。”

“嘶……”

秦墨說的簡單,嬴政卻聽得直咧嘴。

自有倉頡造字以來,在這華夏大地上,每個識字之人,都是寶貝疙瘩,上可輔君下可牧民。

秦墨的食邑歲祿固然豐厚,可如果給上萬學子聘用夫子,多半也是捉襟見肘。

“卿將府邸改成學館,自己住在何處?”

“自是有住處的。”

“何處?”

“……”

少傾,眾人來到鎮國侯府旁的一座茅屋小院。

柴門旁栓著條黃犬,院內還開辟有菜田,倒也清靜雅緻。

當然,說是寒酸也行。

因為眾人進來之後才發現,人一多連下腳的地方都冇有,簡直逼仄的喘不過氣!

嬴政嘴角抽搐,李斯目瞪口呆,群臣更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尼瑪就是大秦徹侯的住所?

不要開玩笑好不好?

鹹陽城裡的小康之家,住的都比這寬敞!

嬴政冷冷看了李斯一眼,讓李斯噤若寒蟬,而後撂下一聲冷哼,邁步走進茅舍檢視。

而這一看,頓時又是頭皮發麻!

他早年在趙國為質子,自認也吃過些苦,可眼前茅舍之簡陋,卻突破了他對貧寒的認知。

正門堂屋內,僅有一案一席,其上堆滿簡牘。

左耳房臥室,僅有一榻一櫃,旁置斑駁戰甲。

右耳房廚灶,僅有一鍋一碗,尚有殘羹未食。

除此,再無他物!

嬴政心性冷毅,屠城滅國不皺眉頭,但此時,卻看的眼淚都快下來了。

他伸手端起粗陶大碗,快步出了茅舍,恨鐵不成鋼的看向秦墨。

“愛卿貴為徹侯之尊,當享五鼎食……朕賜下的鼎器何在?”

秦墨猶豫了下,說道:“鼎器實在笨重,不如陶碗端著舒服,賣與武成侯了。”

這理由太過強大,文武群臣儘皆默然。

隻是一個個的麪皮,宛若得了顏麵神經失調,瘋狂抽搐抖動。

吾輩求之不得的尊榮,你特麼居然嫌棄用著笨重?

嬴政呆滯半晌,最後指著陶碗裡的剩米飯,問道:“愛卿……當真隻吃這個?”

秦墨認真解釋道:“對,此乃臣昨日特意留下的隔夜飯,輔以特殊烹調方法,食用更加美味。”

“陛下若不嫌棄,臣這便烹製了,請陛下品嚐。”

“諸位同僚也可嘗一嘗!”

說著,秦墨就要去接嬴政手中的陶碗。

但這時侯,嬴政卻是突然麵目猙獰,猛的將陶碗摔在地上。

嘭——

哢嚓——

陶碗碎裂,剩米飯撒了滿地。

秦墨看的一咧嘴:“額滴蛋炒飯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